中国足球全面改革,挑战的开始

2015-03-24 18:04:00 来源: 网易体育 网易号 举报
0
分享到:
T + -
很多潜在的问题,可以预见,却不可能给出明确答案,因为不去试错,就不可能找到更好的解决方案,这样的改革,在中国体育乃至中国社会,都缺乏先例。

颜强/足球内幕网

三段时间步骤的设计,在中国足球全面改革方案中罗列,如同三个五年计划,近中远期目标相当清晰,这意味着对于改革进程的观察、对改革成果的检验,整体时长概念应该在十五年到二十年间。

中国足球全面改革,挑战的开始

这样的时长和步骤分配,符合足球发展的基本规律,十年育人,所以在中期规划里,才会将壮大足球的青少年基础作为目标。两代人的培育和进步,才可能期待在国家队层面上竞技成绩的进步,所以在远期规划里,才会有对世界杯成绩的明确期望。

然而对于覆盖面积广、全景式的足球全面改革方案,解读上就会产生各种不同的理解,未来执行层面上,遭遇的挑战和问题势必更多,执行者会是谁,执行过程如何进行协调和监督,都是对整个足球管理体系的考验,所以近期规划,是厘清理顺中国足球的管理体系,并且提出了相应的解决方案:中国足协从体育总局脱钩,去行政化,淡化其政府职能部门的色彩,并且尽可能广博地吸纳不同政府部门、社会机构的力量,在最大资源层面上推动足球进步。

虽然在一些具体事项,例如职业联赛的薪资,全面改革方案有一些细节性的涉及,但整体上,方案更是一种基本方向和原则性的工作安排,毕竟一个改革方案,不可能对改革过程中将可能遭遇的各种变数全部预估清楚,大部分改革工作,都还是需要通过实践操作去一点点克服。能否预想到的一些挑战,从近期规划中就能看到:如何真正让中国足协和国家体育总局脱钩?脱钩之后的中国足协将如何组成、将扮演怎样的角色?中国足协不可能作为单一机构,去承担足球全面改革和未来足球发展任务,那么未来部际联席会议,又将由谁来主导和协调?

这些潜在的问题,可以预见,却不可能给出明确答案,因为不去试错,就不可能找到更好的解决方案,这样的改革,在中国体育乃至中国社会,都缺乏先例。和经济体制改革不同,足球改革不是优化生产关系和释放生产力,全面改革在很大层面上,是需要重新架构中国足球的整体架构,近期目标,是要从管理体系的顶层来进行重建。

中期规划的挑战,集中在足球基础的扩大和坚实化,可是教育部提出的三年建立两万所足球特色学校的目标,让人感觉不可思议——这是2014年就有了的说法,但3年时间,中国只怕连两万名足球青训教练都不可能培育出来,就这样提出两万所足球特色学校的目标,显得过于急切。改革的执行者,究竟是如何看待这种硬性指标、如何在工作当中保持长远眼光,而不急于短期数字堆砌来加强青少年足球推广,会是一个特别值得关注的方向。

矫枉过正的问题,也肯定会存在。有人预想着,由于校园足球在中央力推下,变得越来越重要,那是否会简单地将足球培训和常规教育相结合,以至于未来升学考级等过程中,足球都会变成一种必修课?夸张一点想象,如果未来高考都有足球科目要求的话,那么中国足球青少年人数增加,岂不就会引刃而解?

这种简单明了的解决方式,在我个人看来,和全面改革方案的原则相悖——中国足协都要去行政化,都要和体育总局脱钩,未来青少年培训怎么可以简如是简单地解决?在既不干涉青少年校园学业的同时,又能保证足球基础人群数量的迅速增加,会是一个极其需要改革执行者工作技巧和长远眼光的系统工程,稍微行差踏错,都可能出现摇号式推广的问题改革。

还有职业化足球与整体足球氛围的匹配,像职业俱乐部名称过度商业化的要求。将这些赞助商、投资商的名称,从俱乐部冠名中去掉,看上去只是形式的变更,实质涉及的伦理,应该是为二十年前中国足球职业化改革先天不足所犯下错误来修补——一个俱乐部的创立,首要意义在于代表其所在地区人群的意愿,聚众之乐。中国的足球俱乐部,都是一夜之间由体工大队足球队变幻大王旗改造而来,既没有服务社区人群的意识,二十多年来也一直在畸形职业化竞争中不断为生存而挣扎。变更俱乐部名称只是手段,目的,更应该是让足球回到社区、回到社会,找到真正能安身立命的本源。

十年树人,百年树木。方案的公布,只是一个开宗明义的启示。

朱楷正 本文来源:网易体育 作者:颜强 责任编辑:王晓易_NE0011
分享到:
跟贴0
参与0
发贴